日本的养老模式:丰富的退休生活

来源:中国老年服务网 时间:2014-12-02 09:48:55

与之前的退休人员相比,现在的日本老年人有着更多的选择,从而使几代人一起生活的方式从强制性安排转变为以个人需求为主。


       上世纪90年代,日本退休人员发现自己成了国家变革的先锋。在众多工业化国家当中,日本迅速从一个充满活力的国家转变为老龄化国家。1950年,日本65岁以上的老龄人口仅占总人口数的5%,1985年为10%,据估计,2025年这一比例将高达23%以上。


       相比较而言,美国65岁以上的老龄人口比例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期间为12%左右,而大部分欧洲国家此时的老龄人口比例已达到了15%左右。造成日本此种发展趋势的主要原因在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日本发生了剧烈但为期较短的婴儿潮现象,接下来日本出生率降至世界出生率水平最低的国家之一。第二个原因是人的寿命普遍延长。1987年,日本女性的平均寿命延长至82.1岁,男性寿命延长至75.9岁,处于世界领先水平,远远领先于美国(1986年美国女性的的平均寿命为78.6岁,男性的平均寿命为71.4岁)。


       老龄化之忧


       自然,日本非常关注人口统计方面的变化对于国家未来所产生的影响。年轻人越来越少,国家会不会丧失活力?如何为如此多的退休人员支付退休金?如何照顾越来越多的虚弱或是患了老年痴呆症的老人?媒体持续探讨“老龄化社会”问题,推测政府可能采取的解决方法。个人则为他们的父母及自身感到担忧。


       当然,即将退休的日本人与同样境况下的美国人有着很多相同的顾虑。他们会想到身体素质下降、孤独直至最终的死亡。许多人为如何令生活更充实,令生命充满意义而烦恼。尽管一些人期待着改变目前的生活状态以便得到放松,或是在一生的辛劳工作之后去追求个人的兴趣,但退休仍然是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面对这一转折,大多数人都会感到不安。


       工业国家的老龄化情况大体上一致,但是美国和日本在关于退休问题的一些方面却有所不同。第一,长期以来,日本公司设定的退休年龄比美国公司所设定的退休年龄小很多。多年来,美国的强制性退休年龄为65岁,而日本仅为55岁。现在美国的法律几乎取消了对于退休年龄的强制性规定,现在大部分的日本公司则允许员工工作到60岁。到目前为止,尽管两国人民的工作年限要长于从前,但仍然存在着巨大的缺口。


       第二点也是最为矛盾的一点,美国和日本的不同之处还在于日本处于工作状态的老年人要多于美国。1987年,日本65岁以上的男性劳动力占日本总劳动力的36%,相比较而言美国65岁以上的男性劳动力仅占其总劳动力的16%(女性劳动力的比例日本为15%,美国为7%)。


       退休这一概念存在着悖论,美日两个国家对同一概念有着不同的理解。美国把退休理解为完全停止工作,而日本则实行“定年退休”制度,也就是公司为其员工设定的离开公司的最高年龄限度。


       老年人就业


       尽管小公司员工、农民和其他个体经营者无固定的退休年龄,老年时也继续从事着相同的工作,但几乎所有的大型公司与企业都实行定年退休制度。有趣的一点是,大型公司与企业的员工经常会在定年退休之后,开始从事新的工作5年、10年,甚至更久。他们是如何找到工作的呢?


       主要依靠退休前的工作绩效。极端情况下,高级主管可能会升入本公司的董事会或是能寻求到其他职位较好的工作。一流的政府官员可以加入私企获得一份高薪水的工作。对于政客来说,根本没有退休年龄的设定,日本自由民主党将党内70岁左右但仍然健壮的人任命为内阁。由于过多的老人在日本的领导层拥有正式职位,日本政治被称为“老人政治”。


       然而,大部分日本人在达到退休年龄的时候都遭受过地位与收入的损失。他们要么仍然供职于原公司,但却负责与退休前完全不同的工作;要么被安排到子公司;要么转而去负责小型供应商。其他人则不得不通过自己的人脉或是公共雇用机构去寻找新的工作。


       这是很困难的,尽管目前日本面临着严重的年轻劳动力短缺现象,但55岁以上的劳动力却是供大于求。


       老年人渴望工作和青年劳动力缺乏两类现象的出现,导致日本政府在鼓励老年人就业方面采取了非比寻常的积极行动。大部分欧洲国家的失业率十分高,政府对过早退休人员实施惩罚措施,美国政府十分注意保护老年劳动力的公民权利,然而却缺乏对于创造就业项目的关注。


       日本政府联合大型劳工组织给日本公司施压,令这些公司将退休年龄从原来的55岁提升至60岁,上世纪80年代此项规定被正式写进法律。政府帮助老人寻找工作机会,公司愿意让60岁以上的员工留任,甚至会新聘请60岁以上的老人来公司工作。更有趣的是,日本的每一个城市都建立了“老年人才中心”。政府负责为社团中的老年人寻找兼职或临时性工作,并负责处理他们的工资、保险等事务。


       这些公共或是私人的安排都存在着一个共同的问题,那就是可获得的工作经常是十分低端的。许多受过高等教育或是一直从事着白领工作的退休人员只能去打扫公园或是在车站看自行车。


       许多人建议,解决退休人数越来越多这一问题的最简便方法,是将退休年龄提升至65岁,但是大多数公司却表示反对,因为提早退休是日本终生雇用体系和年龄分级工资的一个基本组成部分。只有当核心员工的数量维持在一定限度之内,这一体系才能得以维系。


       退休福利体系


       在日本,有关老年人就业的大部分讨论都集中于需要更多的工作机会,但是数字显示,从实际停止工作的意义上讲,相对于几十年前,现在的日本人退休得更早。美国也同样出现了提早退休得现象,其主要原因同日本一样:许多人一旦能养家糊口便不再工作,在这两个国家,老年人的经济地位有着显著的提升,主要由于退休人员能获得大笔的公共退休金,美国称其为社会保障。


       日本的退休金体系曾经十分不完善。日本经济飞速发展的几年间,支持消费的公共支出被严格控制,因此大笔的资金用于投资。然而,上世纪70年代初期,人们开始发现,为了日本繁荣努力拼搏的一代人却并没有享受到较好的福利。导致人们观念改变的原因在于虽然老年人的退休金翻了一番,但是这样的增幅刚好被通货膨胀所抵消。


       政策的变化加上体系的自然完善,意味着现在的退休人员可以享受到十分优厚的福利。60岁的老年夫妇其平均退休工资可以达到每个月20万日元,以当时的汇率计算可折合成1470美元。


       美国的退休员工在其65岁时,每月的平均收入为1075美元。总之,公共退休金、公司退休津贴,再加上存款,日本大部分退休人员都处于相当舒适的生活环境中。


       养老的多样选择


       与之前的退休人员相比,现在的老年人有着更多的选择。这些选择包括内外两方面的改变。与美国不同的是,大部分65岁以上的日本人仍然与子女生活在一起:1988年日本65岁以上仍然与子女生活在一起的老人占62%(美国则为13%)。然而,这一数字却是急剧下降之后的结果:1960年,日本65岁以上与子女生活在一起的老年人达到82%。这一传统模式的改变令许多日本人开始对未来表示担忧。


       在传统的家庭体系中,最小的儿子将妻子娶至父母的家中,与父母一起生活直至父母去世。儿子继承父母的遗产。如果老夫妻没有儿子,那么小女儿的丈夫将承担起这一责任。


       与子女一起生活的老人越来越少。1960年到1964年间,与小儿子住在一起的父母占58%,而1980年到1982年间这一数字下降至41%。再者,日本的父母也逐渐改变了该由何人来照顾自己老年生活的观念。一份1986年的调查显示,65%的60岁以上的老年男性希望妻子来照顾。29%的老年女性希望儿媳妇照顾,继续延续传统的家庭模式,但是也有23%的老年女性希望由女儿来照顾。


       当今社会,父母与子女一起生活的优势在哪儿呢?越来越多的年轻女性生育孩子之后,不再像以前那样做全职主妇,而是选择继续工作。对于年轻的职场女性来说,与母亲或婆婆生活在一起,她们可以帮助照顾孩子。当然,与父母住在一起,也可以保证一个更大、更舒适的家。


       家庭生活一直是和谐的吗?根本不是这样,但是矛盾是可以化解的。一位日本的大学生说:“当我的祖母和母亲天长日久地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时候,我们家一度处于混乱状态。直到我的父母和姐姐搬到配楼居住,只有晚饭时才聚在一起,这种状态才得到改善。因为,我想母亲和祖母在不想见到对方的时候就可以不见。”


       尽管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将选择自己生活,但是在日本与子女共同生活将仍然是大众选择,尤其是当父母变得虚弱和需要帮助的时候。可选择性的日益增多,令几代人一起生活这种方式从强制性安排转变为以个人需求为主。


       尽管调查显示美国老人花费在家庭之外的活动时间要多于日本老人,但是这种情况可能会发生改变。现在的日本老人也不赞同老人应该待在家里这种传统的规范。各种各样专为老人设置的项目吸引了大批参与者。他们提供像茶道、插花、书法这种传统艺术的课程,此外还设置运动课程和健康保健等课程。


       大约一半的日本老人都是附近“老年俱乐部”的成员。如果一个俱乐部的成员达到50人以上,那么就能获得一小笔政府津贴。老年俱乐部的主要成员是女性,而领导者是男性,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长期存在性别角色的区分。


       包括老年大学在内的其他老年组织提供有关日本历史、文学、工艺、社会福利和其他主题的课程。许多老年男性参与这些课程,并经常担任领导角色。未来的老年人将会接受更高等的教育,此种类型的活动将会继续发展。


       日本政府承认老龄人口迅速增多所带来的压力,因此提出了“黄金计划”,旨在打造一个可以为老年人和残疾人提供丰富而又健康生活的经济和社会环境,这部分人即使在家中也要尽可能地为社会生产力做出贡献。


       退休对于个人来说是一种挑战,对于社会也同样存在着挑战。迅速老龄化的日本将如何应对这一挑战,将为世界其他的工业化国家提供参考样本。